產業 > 正文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2016-11-07 15:54:46   中國房產網   評論:0

  網曝稱,2016年11月6日,綠都紫荊華庭300余名業主集體維權被開發商毆打。

  離綠都紫荊華庭交房還有1個多月時間。但是在小區交付前,卻頻繁曝出大批質量問題,小區業主為此頗為憤怒,甚至引發了綠都其它未交付樓盤業主的強烈共鳴。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  某一篇名為《宇通的品牌是你綠都該玷污的嗎?》的業主聲討檄文引起了我的關注,文章嘲諷的表述:綠都紫荊華庭,當時賣得是周邊最貴,但臨近交房,品質竟然比不過周邊任一樓盤。業主牢騷無數,從樓道大白墻說到車庫水泥地面,從景觀減配說到立面涂料,從小區大門說到單元門、入戶門,做工之粗糙,材料之敷衍,讓人驚訝,于是就出現了文章開篇的維權事件。

  何時系出名門的綠都的品質下降的這么離譜?湯大爺你是真的真的不想再玩地產了?

  1、綠都的煩惱

  其實“交房必維權”這種事就像攤販買菜吵架,雙方相互爭執,不算新鮮。但是綠都的維權事件卻為宇通引來一面倒的罵名,這就有點離譜了。就好像兩個人本來是為短斤缺兩在爭執,但是買菜的突然喊話小販家長:“哎,你們家姑娘這么缺德,你們到底管不管!”

  說起宇通和綠都,就繞不開湯玉祥湯大爺。

  為尊敬起見,后面我準備稱呼湯大爺為湯爺,湯爺就是有范兒。不過本文主要也不是說湯爺的,湯爺的個人英雄事跡得寫個幾十萬字,他如何名揚全國沖出亞洲走向世界的,這些故事也不用再多說,我們今天就說說湯爺家兩個孩子。

  湯爺家大兒子是宇通,湯爺的宇通很牛,也很爭氣,一年400多億業績,行業品牌影響力NO.1,就像一個常春藤海歸回來的孝順兒子,給湯爺長臉。宇通造各種公交車校車,造成全世界銷量第一,如今地球上每跑十輛大巴車里面就有一輛車是宇通的;據其內部測算,銷售額占到整個行業的40%,生產規模占到30%。造汽車造到這個地步,已經不是強者的范疇了,而是正真兒成為了行業規矩的制定者。宇通是河南人民的驕傲,也是鄭州制造業的驕傲!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  除了家族驕傲的大兒子,湯爺家還有個嬌俏的小女兒——綠都。

  綠都出生在2002年,本來剛開始,綠都是屬于打醬油的角色,前幾個項目都不怎么掙錢,說白了,就是試個水,摸摸石頭。畢竟地產不是湯爺的主業,就好像天底下的爸爸們都不曉得怎么教育女兒一樣。

  其實湯爺也偏疼女兒,一心想把她打造成個名門閨秀,于是從2006年開始,給她找了個靠譜卻古板而保守的夫子——趙巖。承襲美景深耕細作思想的趙夫子,依著建業老胡家“深耕河南”的做法,把綠都嬌養在深閨大院,為綠都布局了省內7個城市,搞了十多個項目。落在鄭州本土的好像就一個綠都城,影響并不算大,但是綠都當時的品質還是沒話說的,市場口碑也不錯。

  可是后來房地產市場扶搖直上九萬里,一不小心連豬都飛的沒影了。到2010年前后,湯爺感到錯過了前幾年地產好行情,于是加大了資金投入。就好像老話說的窮養小子富養女一樣,宇通開始認真的把綠都推向更大的舞臺。

  壞就壞在趙夫子經營下的綠都,業績低迷。比較而言,地產是個拼現金流的行當,誰回籠快誰利潤高誰就是大爺,這個和制造業還真是兩個概念。制造業講究精雕細琢工不厭繁,費很長時間很大精力以高品質占有市場;而地產講究現金為王,你能最短的周期把產品去化換成鈔票,才有下一步戰略發展的前提。所以,此時的綠都有點委屈。就好像一個漂漂亮亮的姑娘,可就是沒有名氣、無人贊賞。

  于是乎,湯爺給綠都提出新的5年成長計劃,要求利潤連年增長15-20%,業績目標分別做到60億、80億……在業績重壓和不斷的質疑聲中,趙夫子被迫辭退。到這時湯爺也坐不住了,先后為綠都換了幾位先生,甚至親自管過一段時間。然而市場畢竟是市場,這么折騰了幾年,鬧得人心惶惶,依然是沒賺到多少錢,而且市場份額還在不斷減少。和大哥宇通比起來真是個不省心的丫頭,這可能就是綠都發展的煩惱所在。

  2、三個來自龍湖的男人

  據說后來,湯爺差點要賣掉綠都。因為她利潤低,而且相對金牌宇通而言發展潛力不大,甚至會成為宇通的負累。

  于是湯爺痛定思痛,準備再次換人。換掉高管,換掉骨干團隊,換個思路,看能不能有所改觀,就算地產業績一般,只要能想個招進入資本市場那也是勝利!

  于是,三個來自以景觀著稱的一線企業“龍湖地產”的老男人就這樣出現在湯爺的視野中(龍湖地產尚未進入鄭州,諸多美譽請自行百度)。

  經過幾番接觸之后,湯爺對三人提出“布局全國的戰略”很滿意,大有一種“使吾家女兒從大家閨秀成為貴族名媛”的欣慰感。滿意的湯爺出手慷慨,三人年薪加起來超過5000萬。首先逼格絕對是有了,噱頭也非常的足,這三位就是馮勁義、周德康、趙男男。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  馮勁義,是龍湖地產完成從百億到五百億規模蛻變的肱骨之臣。2008年加入龍湖后,馮于2011年先后被委任為公司執行董事、集團副總裁、運營及投資研發部總經理及投資委員會的委員,主管投資工作。2014年12月中旬,龍湖發布公告稱,主管公司投資和運營線的龍湖地產高級副總裁——馮勁義因個人發展原因,將于2015年起辭任相關職務。至于他為什么離開,大概是龍湖業績下滑,學習中海,拉了很多中海系的干將過來的原因。隨后在2015年年初,馮勁義閃電加盟升龍集團,出任執行總裁。而后沒多久,又從升龍離開。

  周德康,設計出身,在35歲時從工作了13年的體制內走到體制外,進入地產公司。先后任職龍湖集團研發部總監、副總經理、執行董事等,主管集團造價采購設計等工作。2015年,周德康加入俊發集團任職CEO,圈內傳聞這家位于云南的地產公司為了聘請周,甘愿付出1800萬元的高昂年薪。

  最后一位趙男男,29歲的年紀即成為龍湖集團重慶公司總經理。他是龍湖學生兵,是吳亞軍一直帶在身邊的人,也是龍湖培養出來的第一批高管。深得吳亞軍的喜愛,在龍湖的職業生涯中,吳亞軍為他一路開綠燈:從2001年加入龍湖地產集團后,先后歷任營銷部負責人、成本部負責人,集團投資發展部總經理,重慶、西安、上海公司總經理。

  2015年8月 帶頭大哥馮勁義當了綠都公司法人代表兼總經理,不久兩位伙計趙男男和周德康也成了董事,帶上全新的團隊強勢入主綠都,開啟了他們所謂的“名媛養成之路”:

  2015年,綠都地產就已迅速在上海布局兩個項目,其中位于上海迪斯尼板塊的上海首個商業綜合體項目即將推向市場。

  以上海為核心,輻射周邊城市的長三角區域;建設以鄭州、洛陽城市帶為核心的中原區域。

  金融不動產板塊包括Shopping Mall的運營管理、寫字樓并購改造、社區商業中心的運營和管理等。

  總之,他們對綠都地產的未來發展作了全新的規劃,按照他們的設想,地產、金融不動產、客棧這三大業務板塊,都是一個開放的平臺,向上,對資本完全開放;向下,對內外部所有團隊開放。

  3、折騰的目的

  三個大叔開始折騰綠都之前,趙男男在他的博文中寫了這么句話,“我們不愿死守瑞金,但又如何能確保前行之路通向延安。”這句話有點套路,你細細想想沒什么問題,但是也內涵了問題。 總之,就是不確定。我不能說我一定能革命成功,但是不革命一定會死。這就是職業經理人的智慧之處,話絕不說死,退路是多多益善。

  三個女人一臺戲,三個爺們那就是一個電視臺。各種五花八門,各種海闊天空還有各種概念滿天飛。比如馮總說他們籌劃要搞一個超級無敵大航母,這個航母既有空間的打擊能力,也有水上的攻擊能力,同時還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后方。

  趙男男說他們的業務有三塊:第一個是傳統的房地產開發,第二個是金融不動產資產管理平臺,第三個是投資和重點打造的客棧。然后還有什么民宿建筑群落、什么創業孵化器……等等,總之就是高大上、高精尖,聽起來就是不一樣。

  其實,這三位語出驚人是有目的的。他們的終極目標,還是兩字:融資。讓綠都搭上資本市場的快車,從而把市場不能解決的問題換個方式解決。馮勁義說:“以前,錢是稀缺的,資產并不稀缺;現在,資產變成了稀缺品,錢反而不稀缺了。這就是我們的機會。” 這個機會,也是湯爺喜聞樂見的。畢竟他可一直盼望著綠都能在香港上市的機會。

  折騰還是有成效的,由宇通集團和上海嘉禹(三人創業公司)共同出資成立的致顥投資,正式進入城市寫字樓空間運營業務和鄉村客棧民宿開發經營業務。首期種子輪融資已完成,包括寫字樓空間運營2億人民幣,客棧民宿3億人民幣。

  4、后續的事情

  后續就是綠都這個丫頭在三個老男人的帶領下,越來越不務正業。本文開頭的維權事件,先后在洛陽、新鄭龍湖、江西南昌等地不斷發生,總之就是樓盤產品整體質素下降,業主維權不斷。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  洛陽綠都悅府維權現場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  南昌綠都維權媒體報道

  現在發生在鄭州綠都紫荊華庭的維權事件也在進一步發酵中,在本文截稿之時,了解到了維權事件的最新動態:

  截止下午13:35,維權業主代表與綠都公司談判失敗,維權隊伍開始沿紫荊華庭項目至宇通公司廠區游行。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  14:40左右,維權隊伍到達宇通公司廠區門前,與廠區保安開始對峙。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  15:05左右,一不明身份的男子與維權業主發生肢體沖突,一名業主受傷。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  15:20左右,幾名業主被綠都安保部門帶入廠區詢問。

  截止本文發稿前,沖突中受傷的業主已被送入醫院接受治療,個別業主反應:被搶的手機到現在還沒找到…

  宇通護短的心情鬼哥能夠理解,希望最后有個好的結果,事件還在進一步發展中…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  從報料業主現場發回的照片來看,綠都紫荊華庭的品質確實與項目的知名度有較大差距。

  說到這兒,鬼哥想起前幾天曾和一個綠都工作過的朋友吃飯,席間例行樓市八卦,聊著聊著他就感嘆,綠都的湯老板看重的是龍湖男人幫的理念以及他們背后的資源,但是這位朋友也表示,對老東家的未來還是有所擔憂的,他說老湯還是非常有情懷的,現在就是憋著一口氣,看看能不能把地產這塊做起來,如果再發生一次動蕩的話,老湯估計就會放棄綠都了。據說幾年前就和萬科之類大佬談過幾次出賣的事了。

  畢竟現在業主把綠都鬧的沸沸揚揚,而且產品本身的品質確實下降不少。不能不說讓人有些惋惜。 好好一個名門千金,現在被玩壞了。雖說要搞資本戰略吧,搞三大版塊吧,但是綠都根本上還是一個地產開發公司。

  5、寫在最后:

  作為一個局外人,鬼哥無法判斷綠都資本運作的手段正確與否,但是鬼哥想對綠都說,若不能靜下心來好好做產品,好好研究市場,那么即便融資成功,即便香港上市,又能如何?真要靠抵押寫字樓和商業,真要靠民宿客棧賣門票做主業嗎?

  鬼哥想對龍湖的三個老男人說,志向遠大沒錯,但請腳踏實地,先回來把產品做好,再談你們的資本理想。如果不曉得怎么做的話,可以參考下綠都當年做綠都城時的理念:“房地產開發不是大拆大建,推倒重來,而是尊重原有的文化積淀,然后賦予土地新的生命。”沒記錯的話,這句話應該是從天津萬科水晶城復制來的,在此共勉!(來源:光明視點)

鄭州綠都紫荊華庭業主維權被打 或成下一個“升龍”

責任編輯:jiarui  來自:光明視點

相關熱詞搜索:升龍 華庭 鄭州

上一篇:“轉板”通道短期難開啟,天星資本:交易機制的改革
下一篇:最后一頁

分享到: 收藏
南粤36选7基本走势图